高途断臂

2021-09-23 05:15何己派
21世纪商业评论 2021年9期
关键词:考研成人

何己派

“我们必须活下去,高途必须活下去。”

7月30日深夜,高途创始人陈向东的一封内部信,分发至全体员工。这封信长达3000多字,用词悲壮,一连五个“非常非常抱歉”。信件一出,裁员和转型,一锤定音。

此前,“双减”文件正式落地,重点瞄准K12学科类培训,这是高途最为依仗的增长引擎。按2021年一季度财报,K12业务占公司总营收的94%,一个季度就能贡献10亿元的现金收入。

曾挺過16次做空也没被资本抛弃的高途,被击中要害。

今年以来,这家公司的市值暴跌了98%,创始人陈向东持股44%,身价大幅缩水至不到3亿美元。主打的业务要换,核心的商业模式要变,陈向东只想先“活下去”。

大举裁撤

裁员的动作,来得很快。

有报道提到,高途在全国的15个地方中心,锐减至6个,上万名员工必须离开,相当于组织架构砍掉三分之一。

这些地方中心储备了大量辅导老师和销售团队,担纲导流和本地化运营的角色。例如武汉中心,原计划2021年招聘1万人,吸纳大量武汉高校的优秀毕业生成为辅导老师。说裁,也就裁了。

“当商业环境和运营模型发生变化,内部调整成为必然,比如偏向于前端的辅导老师岗位,就得减少。”陈向东如此解释。

裁撤的另一个重点是低幼线。今年5月底,陈向东果断砍掉小早启蒙,该项目主要面向3-8岁孩子授课,涉及员工上千人。

在紧急召开的说明会上,他援引6月起施行的《未成年人保护法》:“幼儿园、校外培训机构不得对学龄前未成年人进行小学课程教育。”原以为低幼授课是个大市场,直至新一轮宣贯,他才猛然醒悟,“原来我们今天做的事,是法律层面禁止的事”。

在高途的小早启蒙做设计工作的张晓萌告诉《21CBR》记者,开完会之后,团队所有人被一一约谈。部门领导询问她的去留,尽管高途通过“活水计划”提供岗位选择,但她没有太犹豫,决定拿赔偿走人。

8月18日,北京市“双减”工作细则正式下发,高途随后发布公告称,遵守北京措施,停止在周末、国家法定节假日和学校寒暑假期间,提供线上学科培训课程,料将对其业务、经营成果和财务状况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北京是“双减”工作全国首批试点之一,其细则对地方具有示范意义。

就在此前一天,北京市举行关于“双减”的发布会,在这个微妙的节点,高途宣布副总裁刘威因个人原因辞职,即日生效。公司组织架构调整,终于来到了管理层。

刘威2015年加入公司,是一手带起高途课堂的关键人物。

4年前,K12项目刚刚启动,陈向东笃定在线直播大班课是未来的方向,但确定不了学部切入口,他与彼时的跟谁学运营负责人刘威,隔着太平洋聊了多次,最终,陈威带着7人团队,从小学业务开始做。

2020年9月,陈向东决定,旗下所有K12业务集中到高途课堂品牌,战略上优先发展小学业务,2020财年Q3,小学业务的收入和人次,开始成为公司K12业务的第一来源。

“双减”严查超纲超前教学,涉及幼升小、小升初的小学阶段是关注重点。地域方面,去年年底,陈向东亦提及,高途课堂最大的生源,就来自北京。高途可谓双重踩雷。

押注成人

监管之下,何处是高途?

在K12方面,高途缩减小学、初中业务,考虑到高中受影响相对较小,转而投注更多精力。

8月下旬,网传高途太原中心开始分批召回被裁员工,命名“归途计划”,回归者需要返还“N+1”赔偿金,且优先考虑原短期班一线员工。这则通知提到,学科类培训机构数量减少,客户需求外溢效应明显,在线K12在合规基础上的空间依旧很大,尤其高中阶段。

“预测高途高中接下来一年左右,仍有较为稳定且充足流量资源。”该通知说。

《21CBR》记者搜索多个招聘平台发现,8月以来,高途开放不少高中学科老师岗位,其他招聘重点,还包括少儿编程、职业教育。

讲究打法要专注的陈向东,在成人职业教育投入最多。

在财经、公考、考研等领域,高途沿用K12的名师策略,考研业务挖角老东家新东方,请来资深老师唐静、李旭;成人英语培训,则有耿建超、宋维钢等名师。

7月19日,新版高途App正式上线,在高途官网,公司特意标注一行小字,“高途专注于成人教育,中小学课程请搜索高途课堂”。

一个持续壮大的队伍,开启大干快上。

目前,高途成人业务已线下开设自家渠道团队、校园团队,并计划未来两三年在地面形成规模近万人的服务团队,以此覆盖1200所本科院校,3000多所高校。

领队方面,高途考研业务负责人刘文勇2021年3月刚加入公司,此前他是启德考培副总经理、国际教育规划院院长。

成人业务的未来发展,目标宏大。以高途考研为例,预备三年为期做到行业第一,2021年的“小目标”是服务考生数量超过10万。对比现居头部的新东方考研,其2020年服务学员超40万人次,高途需追赶的差距至少是3倍。

什么是最正确的转型路径,眼下,高途还没有标准答案,陈向东提到,公司账上还有足够3-5年探索和变革的现金。对于未来,他提到了一个时间点,“7年之后,成为更加值得骄傲的高途”。

可以预见的是,第二曲线的成长需要时间,业绩下滑会是暂时的主旋律。论体量,单季营收2亿元上下、占比才6%的成人业务,短时间内难填补主业K12的营收空缺。

在7月底的内部信中,陈向东感叹,2016年,还未从O2O转型到B2C的高途,经历过存亡时刻,若能挺过最难的时候,就是最好的时候。“在我发出这封邮件的时候,我是如此盼望和渴望着,此时,此刻,就是我们最好的时候。”

(文中张晓萌为化名)

猜你喜欢
考研成人
考研培训机构的“保过”诱惑
我的考研故事
养大成人
高校给考研学生免费加鸡腿
拒绝成长的“逃避式考研”当休矣
考研,我是怎么坚持过来的
材料作文“成人与成功”导写
2019高考押题关键词之“成人与成功”
神奇的太阳
The Doll’s House——成人世界的缩微模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