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岁版本目录学家沈燮元

2022-05-13 01:34王峰
老年博览·上半月 2022年4期
关键词:题跋古籍整理

王峰

每天倒车去图书馆看书

耳聪目明,手脚麻利,思维敏捷……当沈燮元出现在南图时,人们更愿意相信眼前的这位老人只有70多岁。事实上,用沈燮元自己的话说,尽管他已经98岁了,却有着一颗中年人的心脏,连感冒都很少得。除了背有些驼,走路有点慢,他一切如常,而且每一步走得都很稳。

这天,沈燮元又独自坐着公交车,“18路转3路,在新街口倒一次车”,准时出现在了南图。接下来,沈燮元将开始一天的工作,一直到下午4点。中午,他会在人少的时候缓步走到食堂用餐,饭后也不午休。

沈老是南图一道独特的风景,有人见到他,总是亲切地喊他“沈先生”。沈燮元说,他一辈子都没有脱离过图书馆,就像鱼一样在图书馆这汪清水里畅游,“如果脱离水,我要死的”。不能去图书馆的时候,沈燮元也离不开书,总是一拿到工资就去买书。

为南图购入两件“镇馆之宝”

自1955年进入南图,沈燮元一直从事古籍整理研究工作。从最初的颐和路2号到如今的中山东路189号,沈燮元为南图的古籍保护事业做出了重大贡献。

古籍历经千年仍能焕发出生生不息的生命力,得益于对古籍的现代化整理工作。在此过程中,古籍编目是重要工作之一,而版本鉴定又是其中一个核心任务。沈燮元在南图从事的主要工作就与此相关:一个是给线装书编目;另一个则是采购,即把好的古籍买进来。

南京图书馆有数千种珍贵古籍是经沈燮元之手购入的,包括北宋《温室洗浴众僧经》一卷和辽代《大方广佛华严经》一卷。这两部珍贵古籍均被列入南图“十大镇馆之宝”。

据沈燮元介绍,最紧张的一次,是经他的手购入《华严经》——那是在马路上成交的,“这很少有”。当时,对方只把书打开一点点就不再给他看了,开价500元。沈燮元都没还价,就赶紧买了下来。“就怕说得多了,那卖家可能不卖了,或者抬价了。关键的时候,就需要有充分的版本知识和判断力。”

被戏称为“派出所所长”

行格、避讳、刻工、纸张、字体、印章……都是鉴别古籍版本及其真伪的重要依据。沈燮元在业内被称为“古籍活字典”,享有很高的声誉。然而,深厚的版本知识和敏锐的判断力并非一蹴而就。

20世纪70年代末,《中国古籍善本书目》的编纂工作启动,这是中国近百年来最为浩大的一个古籍善本书目编纂工程,聚集了北京、上海、南京等地图书馆的专家学者。沈燮元正是其中之一,担任子部主编。

据著名古籍专家沈津回忆,当时,电脑还没有普及,整个编纂工程涉及数百个图书馆上报的古籍目录卡片,共达13万多种,其间要一一核查每张卡片上的书名、卷数、作者、版本等等各项著录是否正确;此外,每个图书馆提交的卡片规格、体例并不一致,更是给他们的工作带来很多不便。在那样的环境下,沈燮元的乐观和风趣给大家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他曾调侃说:“我们这些人成天和卡片打交道,都成了片(骗)子手了。”

经过这项工作的历练,沈燮元的眼界更为开阔,分辨及鉴定能力也提高了许多。由于他的版本鉴定能力特别强,《中国古籍善本书目》主编顾廷龙先生曾戏称他为“派出所所长”。

全力进行黄丕烈研究

沈燮元将学术生命一直延续到了今天。自1988年退休后,沈燮元每天到图书馆,一边为南图古籍业务工作的开展提供咨询和帮助,一边进行黄丕烈所写的跋的整理和校对。黄丕烈被誉为“五百年来藏书第一人”,生平最爱写跋,经他评过的古籍大都价值不菲,“黄跋”也因此成为一个专有名词。沈津表示,除了《中国古籍善本书目》,沈燮元一生对文献学的贡献,莫过于对黄丕烈的研究。

沈燮元说,如果不是参与编纂《中国古籍善本书目》,他的《士礼居题跋》早就完成了。“士礼居”正是清代著名藏书家、校勘学家黄丕烈的藏书室名,《士礼居题跋》则是整理士礼居藏书题跋的集大成之作。

据沈燮元介绍,从清光绪年间开始,就有人整理士礼居藏书题跋,“但是这些整理的人多半没有看到原书,题跋都是请人代抄来的,有抄错、抄漏的现象,有些甚至连标题都是错的”。沈燮元亲眼看到过许多原书和照片,便决心把前人的错误一一改正过来。在他整理期间,相关领域的学者只要见到与黄丕烈藏书题跋相关的资料,都会想方设法送到他案头,一方面是请他帮忙辨别真伪,另一方面是让他收进《士禮居题跋》,为以后的研究者提供完整的权威版本。

猜你喜欢
题跋古籍整理
《蒲松龄与高凤翰》补考
西藏大批珍贵藏文古籍实现“云阅读”
古籍修复师的巧手与匠心
自有清风在竹间
文人意趣:吴镇《墨竹谱》浅析
江苏完成九成以上古籍普查
论袁宏道题跋文创作的尊体与破体
高一零碎知识整理
Meet Karan, the “world’s tallest boy”Admin
古籍出版的困顿与生机访谈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