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昏的小树林(外一首)

2022-05-13 14:27孙基林
诗林 2022年3期
关键词:小树林小山原野

孙基林

在野性的阳光里嬉戏的你,如今

归于沉寂。当夕阳像一枚野果子

坠入小山的臂弯,那在故乡

镀满月光的葡萄架下,看牛郎会织女的

孩子哪儿去了,他是否

将燃烧在地平线上

野果子似的心,埋进了泥土

永恒地,他归于沉寂

春天,那心会长成茂盛的枝叶吗?

——啊,黄昏的小树林

小鸟从遥远的地方,带些橄榄枝来

挂在你的衣襟上

火红的玫瑰镀亮了身体

当蔚蓝的海,留下些

遗失花纹的贝壳,在每一片睫毛上闪着光

而风一样滚动着的孩子,不再顽皮

只是依偎在你的胸怀

永恒地,他归于沉寂了

夏天,那贝壳会灌满蓝色的童话吗?

——啊,黄昏的小树林

在小山的那边,还记得

一棵棵用巴掌聯络的白杨,是怎样

晃动着晴朗的风铃,将日子编织成金黄色的

桅帆

当太阳的鸥群,拍打着无数赤条条的孩子

在你的小路上追逐着,投放出

一只只心形的小风筝,然而

一个孩子哭了,浑浊的眼泪漫过山头

永恒地,他归于沉寂了

秋天,那风筝会变成永不凋谢的月亮吗?

——啊,黄昏的小树林

夜,升起来了,一声年轻的唿哨

从骚动不安的黄昏里溢出,在

夕阳最后的时辰里,刻画出明亮的地平线

像一条小路伸向你,当这遥远的诱惑

使灰色的鸽群惊起、盘旋,又落下

组成了庄严的仪仗,于是

你容纳了一个真实的孩子

“每天,每天,太阳都从海上升起……”

永恒地,他归于沉寂了

冬天,那孩子会变成古老的歌谣吗?

——啊,黄昏的小树林

啊!

黄昏的小树林……

原野上的葬仪

他来自泥土,

终将归于泥土。

——题记

他去了 风吹着唢呐为之送行

在荒原的某个小小的角落

他安详的脸 朝向星星抚慰的地方

无声无息地 与

摇动着成熟的谷穗 告别

头 压弯了脊背般沉重的夜晚

妻子瞭望了最后一次 再也没有走出来

孩子封闭了嘴巴 敲打着门槛

他知道妈妈心里有事 为什么

长嘴鸟不蹲在枝头 把土地和父亲

报告给宁静的小院?

他去了 和疲惫的岁月一起流进了黄昏

经历过无数希望和奋斗的土地

依旧会陈列在阳光里

留给新鲜的儿子 与

衰老的妻子

他去了 在妻子和邻人的眼瞳里

度过了他的童年和老年

像太阳的早晨和傍晚

他平静的阴影 在不同的方向栖息

像每天都把脚印种在小路和田野

他也把叹息种在小小的院落

种进妻子每一次的爱抚

他去了 像打碎了

搁置已久的陈旧的陶罐

他归入了泥土 一片黝黑的土地向远方延伸

在他的头颅和胸脯上 会长出五谷

安慰和充实许多平淡的日子

像自己曾经在父亲的脑颅上

播种过一样

儿子也还会播种的

他去了 在这个平庸的黄昏

希望还在另一个世界里诞生

经历了往昔 并继续经历着未来的时间

他像一次远行一样 不会失去什么

他毕竟留下了土地的温度

留下了鲜红的血液 在这片原野上

燃烧 生长

猜你喜欢
小树林小山原野
原野上的呼喊
收藏脚印的小山鼠
Flamingo火烈鸟
Red Panda小熊猫
小山小山
快乐的小树林
山大小树林
春天的发言(外一首)
Lovers Lane
庞华(二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