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也须来,雨也须来

2022-07-08 23:40耿艳菊
知识窗 2022年6期
关键词:元曲王阳明天涯

耿艳菊

古人好浪漫。女子走娘家,总要多待些时日,人之常情嘛。丈夫呢,见妻子多日不归,想催她回家,又不好太直接,思来想去,见春光明媚,鸟语花香,很委婉地写信说:“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

第一次知道这句书信,就猜想这个写信的人一定是儒雅书生模样,文质彬彬,月朗风清,细致柔和,温情脉脉。

殊不知,这是吴越王钱镠写给原配夫人的。这时,再看这句话,简单美好的文字背后有了帝王的雍容大气,最重要的是还藏着平常人的一颗温柔心,这才是得以在光阴流转里被世人一遍遍记起的关键所在。

更不可思议的还在后面。

清代王士祯曾在《香祖笔记》里写:“钱武肃王目不知书,然其寄夫人书云:‘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不过数言,而姿致无限,虽复文人操笔,无以过之。

据说夫人常跟随吴越王征战沙场,两人感情甚好。

原来吴越王钱镠并不是儒雅书生模样,而是金戈铁马沙场英雄,且目不知书。更令人可敬可叹了。

王阳明也好浪漫。这位明代的理学家,我不了解他光辉的学说和思想,好像历史书上介绍过,也早随时光飞走了。而与花相关的那句经典,每年花开的时候总要翻来覆去看看,品味再三。

“你未看此花时,此花与汝同归于寂;你既来看此花,则此花颜色一时明白起来,便知此花不在你心外。”单凭这字里行间,便觉王阳明是有趣可爱的人,立时大胆地引为知己,好感无限。

汪曾祺也好浪漫,他的浪漫素朴雅致,親切得像老朋友。他被誉为“抒情的人道主义者”“中国最后一个纯粹的文人”,其小说里有一种文人雅士的闲适、恬淡和从容,而散文里每一寸空气都洋溢着生活的情趣。网上看到有人这样说汪曾祺的作品:“别的作家的文章读了,忘了。他的文章,读了,还想再读,记在了心里。”还真是如此,他“会玩,爱生命,爱美”,这个老头儿实在迷人。

你看,汪曾祺在《人间草木》里写:“如果你来访我,我不在,请和我门外的花坐一会儿,它们很温暖,我注视它们很多很多日子了。它们开得不茂盛,想起来什么说什么,没有话说时,尽管长着碧叶。”每一个字里都是深情,有太阳的温暖,还有月亮的光辉。

元代虞集不知是何许人,但他的一首元曲在我笔记本里静静地住了很多年。笔记本有些陈旧了,有光阴温润而过的痕迹。那是我大学时代的读书笔记,第一页便是虞集的元曲《南乡一剪梅·招熊少府》:“南阜小亭台,薄有山花取次开。寄语多情熊少府;晴也须来,雨也须来。随意且衔杯,莫惜春衣坐绿苔。若待明朝风雨过,人在天涯!春在天涯。”

每每读起,便觉水波荡漾,风情万种,春天扑面而来,整个世界都如普里什文所说:“在春洪奔流过的地方,现在到处是花朵的洪流。”多年来,这种“风情万种”的天真烂漫并没有伴着光阴而流转不见,反之愈加令人虔敬肃然。看似路长遥遥,春日迟迟,其实光阴短暂,一朝风雨,一朝天涯。

莫惜春衣。晴也须来,雨也须来。渐渐,会发现,人世上的浪漫并非风花雪月,而是懂得和深情。有美好,也有无奈,仍坚定地一往情深。

猜你喜欢
元曲王阳明天涯
真正心平气和
熏风四月到天涯
王阳明龙场悟道
豪书
元曲反传统观念的思想特征及其成因
论元代【天净沙】曲词的特点及意义
真正心平气和
论“一代有一代之文学”
给远方
良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