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买凶宅悲与喜:峰回路转人性跌宕

2022-07-13 01:59玫瑰心语
知音·上半月 2022年7期
关键词:李萍老徐三亚

玫瑰心语

柯涛举全家之力,还背负外债,好不容易买了个婚房,结果发现房子竟然变成了凶宅!此后,他的生活也犹如过山车般刺激……

天上掉馅饼,简陋房是凶宅

2013年5月,从看房到签合同,买下婚房,柯涛用了不到2个月的时间。

正当他满怀对未来的希望,与女友李萍期待着孩子的出生时,一场噩梦从天而降。

2011年9月,柯涛大学毕业就来到向往已久的海南省三亚市工作,很快就在这里认识了来三亚打工的李萍。2013年3月,李萍怀孕了。李家唯一的要求就是先买房子。敲定婚期后,柯涛便开始四处看房。

看遍了周边各大小区,因为手头资金有限,柯涛一直都没有看上合适的房子,直到一天下班时,他在公交车站台看到一张“急售”房产信息单。

柯涛赶紧按照上面的信息拨了电话过去,房主是位老太太,她说老伴生病了,急着卖房看病,88平方米,正常价70万左右,急售只需要55万。

电话里,柯涛直接和老太太约好第二天看房。

因為房子价格较低的缘故,去之前,柯涛和李萍内心没有很高的期望,想着房子可能会破一点,朝向可能会差一点,户型可能会不那么方正……

可等他们进了房子一看,窗明几净,不仅房子看起来一点毛病都没有,还是三亚理想的房型,南北通透,又宽敞又亮堂,还赠送一个大大的阳台。

这简直就是他们理想中的家。

很快,柯涛就凑齐了房款将房子拿下了。那段时间,他做梦都会笑出声,感觉运气太好了,捡了这么个大便宜。

但是一切美好都在他遇到那个中介后,戛然而止!

那天下班回家,柯涛在小区门口遇到了中介小张。在柯涛准备买房子的时候,小张带他看过几套房,再次遇见,礼貌寒暄之后,小张又给柯涛推荐房子,柯涛不好意思地告诉他,自己已经买房了。

小张嘴上说着恭喜,但脸上露出难以掩饰的失落,详细追问房子情况。

得知柯涛55万拿下了本小区房子,他张大着嘴巴吃惊地说:“55万?这个小区没有这个价的啊!”

顿了一会儿,他压低声音,略有些神秘地问:“这个小区只有个凶宅挺便宜的,该不是买了那个凶宅吧?”听说凶宅,柯涛心慌起来,小张连忙告诉了他凶宅的具体楼栋数。

听完柯涛就愣住了,犹如五雷轰顶,反复在脑海里面跟自己确定,自己买的不就是那套房吗?告别小张,柯涛连忙给房主打了电话过去,对方一直都不接。

想起买房时房主说老伴生了重病,柯涛顺着自己依稀的记忆,找到了她当时所说的那家医院的内科病房。

为了不显得唐突,柯涛特意提了一点水果。病房里,老太太坐在一个病床旁,床上躺着一位骨瘦如柴的老头。

看见柯涛,她一愣,转瞬即逝的一丝慌乱,显然是知道了柯涛的来意。

柯涛轻咳了一声,压抑内心的愤怒跟她确定房子是不是凶宅。她马上恢复了镇定,厉声说:“谁告诉你房子是凶宅?!我儿子是病死的,怎么是凶宅?再说,如果没什么毛病,谁能平白无故地给人降20多万?”

也许是为了掩盖自己的慌乱,回复了柯涛之后,她便不再理他,摆出一副你奈我何的样子。

面对一个70多岁的老太太,一个行将就木的老头,柯涛实在没办法,不但没讨到说法,还碰了一鼻子灰,失望而归。

转身,柯涛就咨询了律师,是否能够申请卖家退还钱款。

律师表示这个低于正常价这么多的房子,说明房子已经是有什么瑕疵或者有缺陷,即使真打官司,估计也不会打赢。

李萍听说房子是凶宅,心里各种膈应,说什么也不肯住了,她的情绪变得非常不好,两人总是吵架。

烫手的山芋,房子成了累赘

为了房子的事,柯涛整夜睡不着觉,压力非常大,就想着如何来快钱。

6月份,同事买彩票中了五万元,柯涛心里非常羡慕,心里想入非非:自己要是中了五万,能解决好大的问题啊,不仅能还一部分债,还能再租一年房子……

沉浸在美好的幻想里,他不禁有点跃跃欲试,正好赶上发了工资,就跟着同事买了彩票,结果,投进去五千,一分钱也没中。

当月底,单位发了奖金3000元,柯涛怀着赌徒捞本的心理,又全买了彩票,结果血本无归。

李萍得知后,大闹一场,直接收拾东西住进了酒店,柯涛本以为她心情不好,消了气应该就会回来了。

没想到,7月13日,李萍妈妈告诉柯涛,李萍自己去了医院把孩子打掉了。

因为这个凶宅,柯涛和李萍彻底决裂。

房子住不了,只能租。可柯涛将房子放在中介挂了2个月,一直无人问津。因为中介有自己的原则,是凶宅都必须标注清楚,他们也怕后期惹官司。

没办法,柯涛只好自己在网上发帖招租,也在小区附近各种公示栏贴广告。

2014年5月,有个公司找到柯涛,他们想租套房子,给员工当宿舍,租金一年三万六千元。

之后相安无事了小半年。

2015年3月,小区物业给柯涛打电话,说他的房子失火了。

柯涛吓得惊慌失措地赶过去,离很远就看见消防车停在房前,消防员正在收水枪,附近围满了人。他挤到前面,发现房子的玻璃窗都被打碎,看不到火苗,只看见余烟还缕缕地向外飘散,四周一片狼藉。

慌乱中,柯涛看到李经理和几个年轻小伙围坐在一起,惊魂未定的样子。

柯涛质问他们怎么回事,李经理云淡风轻地说一个员工在锅里炖排骨的时候,去卧室眯了一会儿,谁知睡着了。等到被浓烟呛醒后,发现厨房已经被火包围,急忙打了119。

好在没有人员伤亡。

看着满屋的焦黑,柯涛脑海中开始迅速计算着费用:换窗户,换地面,打柜子,粉刷墙,赔偿楼上的损失,初步合计至少需要3万块。

柯涛找到李经理商量怎么处理,李经理说那个员工工资都没要就跑了,他可以把员工的3000多元工资给柯涛,加上押金2000元,还有提前退出来的两个月房租不要了,就算是补偿了。

柯涛怒火中烧,和李经理吵了起来。

李经理看了他一眼,点了一支烟,幽幽地说:“你怎么不告诉我你的房子是凶宅呢?说实在的,要不是这帮员工已经住上,我都要找你算账了,你知道你隐瞒凶宅,是什么行为吗?没让你全额退款就不错了。”

一提到“凶宅”,柯涛就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顿时底气全无。

接二连三的事情已经弄得柯涛焦头烂额了,他只想把这个房子快点脱手。

2015年6月,柯涛在窗户上贴上“租售”,如果能出售是最好,租金他也直接降到了当时市场价的一半。

刚贴出来几天,一个河南人老徐打来电话想租房子。有了之前李经理租房的经验,这一次柯涛准备如实相告。

“大哥,是这样的,你也看到了我这个房子的租金比别人同样户型的少了一千多。”

“嗯,我知道,房子是有什么问题是吧?”老徐的声音聽起来很真诚。

大脑中迅速组织了一下语言后,柯涛用略带试探的语气轻声说:“这个房子我买的时候也不知道,前房主的儿子死在里面了,我家人忌讳就不愿意再入住了,我将情况先给您讲清楚,免得后期有纠纷。”

片刻的沉默,老徐说:“中,你这价格我也差不多猜到了,我租!我不怕!”

老徐告诉柯涛,他在三亚收废品,看中的就是他房子在一楼,既能住还能当库房。

就这样,柯涛把房子租给了河南人老徐,年租金2万。

人生大逆转,拆迁带来好运

老徐是个非常能干的人,每天起早贪黑地蹬着个三轮车去收废品、拉废品,忙得热火朝天。租住在隔壁小区的柯涛经常在门口大马路上遇到老徐,每次隔老远,他就热情地叫着“柯老板”!

一天天地,柯涛眼见着他三轮车后面的废品越堆越高,然后三轮车慢慢换成了小面包。

直到2017年5月的一天,老徐打电话叫柯涛去喝酒。柯涛按他的位置过去,在三亚稍微远离市区的地方。下车后,柯涛第一眼就看见了那个亮眼的漆红色大字招牌:“老徐二手物品商店!”

老徐开店了!

看见柯涛,老徐满面春风地迎了出来,指着身后的大招牌说:“咯,你看见了,我开了个小店,说实在话,还要感谢你呢!”

柯涛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老徐说他来三亚15年了,开始的13年里,东一榔头西一棒槌的,干这个干那个,都没赚到钱,只有租柯涛房子的2年,才开始赚到钱。

老徐说租下柯涛的房子后,认识了小区的一个邻居,专门收拆迁房子里的二手物品,开始邻居有活就雇老徐,后来活多了,就跟老徐一起合作。

这两年三亚到处拆迁,二手物品特别多,老徐忙得脚打后脑勺,边收边卖,慢慢摸出门道以后,老徐就开了一个二手商店,买了一辆货车,还雇了2个工人。老徐说:“你看看我商店的这些货,收购价就几十万呢,要是卖就更多了,要不我怎么说自从租了你的房子,运气就好起来了,你的房子是个福星啊!”

“福星”!这是柯涛买房以后,听到过的别人对它最高的评价了。

两杯酒下肚,老徐有些微醺,他说房子他还要继续租,将来生意要铺满整个三亚,还承诺给柯涛涨房租,给他配齐房子里所有的家电。

听了老徐的话,柯涛激动得想哭。

哪里有什么凶宅的说法,信则有,不信则无,一切都是心理作祟,内心强大的人,才不会被这些传言影响。眼前这个真诚的河南汉子,让柯涛看见了自己的怯懦,遇事只会当鸵鸟。

也不知道是柯涛的房子给老徐带来了好运,还是老徐给柯涛的房子带来了好运。

2018年,柯涛的房子被划入了三亚的阳光海岸工程中,属于拆迁的范围内,根据文件,拆迁价格是2.4万一平方,88平方米补偿211万。

很多房主都不同意这个政策,觉得补偿价格太低,因为当时房价也差不多这个价格,他们希望得到更多,大家联名投诉、上告。

只有柯涛内心狂喜不已!

万万没想到,自己的这个凶宅,卖不出去,租不上价,竟然能拆迁了,而且还增值了这么多!

柯涛第一个响应而且配合。因为他是第一批签合同的人,在10月之前搬出,还被额外奖励了10万。

李萍妈妈得知柯涛房子拆迁的事情,劝他说李萍还是单身,看能不能破镜重圆?

5年里,他们之间没有任何联系。柯涛买了所谓的凶宅后,她借题发挥毅然出走,并且决绝地打掉了孩子,对柯涛完全没有任何留恋,也没有给自己留后路。

柯涛谢绝了李萍妈的提议,5年过去了,时间带走了那么多过往,时过境迁,物是人非,他们已经都不是过去的他们了,他们再也回不到从前了。

那天,柯涛走到海边,顺着海边慢慢走着。海边以往的那些房子都没了,都成了空地,那幢房子连同那些伤痛的记忆,全都已经不见了。

之后,柯涛在三亚一个著名的楼盘买了一套新房,开始了新的生活。

如今,他的女儿都快周岁了。

人生漫漫,悲喜交织,时间都会在最合适的时机告诉你答案。如果事与愿违,那就相信上天另有安排。

一套凶宅,让一对恋人分手,也改变了他们的命运。

编辑/徐艳

猜你喜欢
李萍老徐三亚
妇科超声见盆腔积液诊断探讨
SLA:ErroranalysisofthelearnersinvocationalcollegeundertheBlendedLearningModel
An Analysis of Zhuang Language Policy in Guangxi
老徐忘记了我
一点一点忘记你
《黄山奇松》(第二课时)教学设计
我和老徐的今世之约
被惯坏的三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