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凶手

2022-07-19 09:40王大蜗蜗牛
民间故事选刊·下 2022年7期
关键词:毒物大伯死者

王大蜗蜗牛

一起投毒案件

多年前的一个初夏中午,我们接到派出所的电话,说他们辖区发生一起投毒案件。

民警向我们介绍了案情:

死者六十多岁,是家中的女主人。中毒被抢救者,四十岁,是死者的儿子。嫌疑人三十多岁,是死者的女儿。

今天早上嫌疑人带了祭肉到死者家,因为今天是她父亲的忌日,去年她父亲因病去世。

嫌疑人做了早饭——一锅玉米面粥,炒了一点儿简单的蔬菜,放在一起搅和,还煮了白肉准备中午时到父亲的坟上祭奠。

嫌疑人的母亲和哥哥吃了早饭,没多久她母亲就出现了呕吐症状,继而昏迷。

嫌疑人哥哥不知所措,就去找同家族的大伯。大伯到他家后,认为他母亲是突发疾病,于是开着自己家的三轮车带着死者、死者女儿、死者儿子去了村里诊所。

诊所的乡村医生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判断出这不像疾病而像中毒,需要马上送大医院。

在这个紧要关头,死者的儿子却倒在三轮车上,也昏迷了。一家两人中毒昏迷,现在只有女儿能做主了。

女儿却说,母亲和哥哥只是普通的身体不适,回家休息一下就好。

当时大伯和医生都蒙了。人命关天,大伯决定必须去大医院。

在大伯和医生送病人去大医院时,死者女儿借故夫家有事走掉了。

乡村医生觉得此事蹊跷,就报了警。

民警立刻去找死者女儿,发现她根本没回夫家,而是在死者家中,正若无其事地喂鸡呢,遂将其带到派出所。

谁的嫌疑最大

到这里,毫无疑问死者女儿的嫌疑最大。

原因有四点。

早饭是女儿做的;只有女儿没吃早饭;发现母亲和哥哥中毒后不愿抢救;女儿与母亲和哥哥长期关系恶劣。这第四点需要说明一下。

很多年前,女儿在外打工期间和一个外地男子相恋,两情相悦,马上就到了谈婚论嫁的程度。可是父母不同意。

为什么?

因为儿子还没结婚。在农村,特别是贫穷的农村,男子要想结婚,惯用的办法就是父母收高额的彩礼把女儿嫁掉,然后用嫁女儿的钱为儿子娶妻。于是女儿的母亲谎称女儿的父亲病重,将女儿从外地召回,然后软禁起来,强迫她嫁给了一个比自己大十几岁的男人。原因就是他们收了这个男人的彩礼。

了解完案情后,天色已晚,我们分成了两组,一组去医院进一步搜集信息,一组去死者家中。

简单看完了现场,我们发现了新的疑点。

最重要的物证,即死者吃的早饭不见了,并且锅是刷过的,一点儿剩饭都没有。这就太奇怪了,按照嫌疑人叙述:死者早饭吃到一半时出现中毒症状,马上就施救,应该有大量剩饭才對。这时我们想到,派出所民警找到嫌疑人时她正在喂鸡。

喂鸡!鸡呢?

真相水落石出

认真搜索后,我们在一间屋子后面发现了十余只鸡,不过已经全部死掉了。

晚上我们就住在了当地小镇上,派出所的同事们要连夜紧急突审嫌疑人。

次日早晨,我接到了王队的电话:不出意外的话,案子要破了!

我问:嫌疑人招供了?

王队:不是的!是嫌疑人的哥哥救活了。

嫌疑人的哥哥被救醒后,叙述道:两天前他到村镇的街上购物,路过某矿业公司时看到旁边的垃圾堆里有个棕色的瓶子,上面写着某某盐,打开瓶子,里面果然是白花花的细盐,用指头尝了一下,咸的!

他虽然也怀疑盐有问题,可他存在侥幸心理,图小便宜,将这瓶盐倒到自家盐罐,将瓶子丢弃到离家不远的河边。

根据嫌疑人哥哥的叙述,我们果然在河边找到了那个棕色的瓶子,瓶上写道:亚硝酸盐。

矿业公司随意丢弃剧毒药品,被一个贫穷的半文盲状态的人捡到,他只认识瓶子上那个盐字,拿回家当食盐用,毒死了亲妈,自己也差点儿丧命,害得妹妹身陷囹圄。

女儿的反常举动

现在很流行一句话叫作: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力。

作为普通民众的我们无法理解超级土豪的行为,超级土豪也无法理解普通民众的行为。同理,普通民众也无法理解最赤贫者的行为。

女儿做饭但她没吃,是因为无论在丈夫家还是在娘家,她家庭地位卑微,按照习俗只有等到母亲哥哥吃完饭后她才能吃。

得知母亲中毒而不愿去大医院,是因为在她的世界中根本就没有去大医院的选项,有病挺一挺就过去了。

现在母亲哥哥都忽然病了,丈夫是靠不住的,她自己根本没能力,而大伯又坚持送医院,无奈之下她只能选择逃避。

为什么会清理剩饭喂鸡呢?

常年贫困的人都极为节约,养成物尽其用的习惯,这种习惯深入骨髓。她虽然知道剩饭可能有毒,但认为人不能吃喂鸡总可以吧,总之不能浪费!没想到鸡也全部死掉了!

救人的乡村医生

案子被传到网上后,网友怀疑不是意外,并列举了很多可能、怀疑了很多人,但有一个人没见过有任何人怀疑。

就是救人并报警的乡村医生。

他在一个小小的乡村卫生所,没任何仪器设备,没抽血,没化验,凭什么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就判断是中毒?要知道毒物有成千上万种,中毒后的症状也千差万别,就算把含有毒物的检材送到实验室,也是一种一种毒物排除。连什么毒物中毒都不知道,怎样治疗?除非医生事先知道他们是中毒。

那他就非常可疑了。

不过调查之后我们很快排除了医生的嫌疑。

医生说:管他什么症状,管他什么东西中毒,看那呕吐物……先把胃洗了再说!我竟无言以对!

后来反思,为什么我会觉得医生可疑呢?其实还是思维方式的问题,站的立场不一样。我是法医,关心的是案件,关心的是如何收集证据,要弄清楚毒物是什么?投毒的方式是什么?血液中毒物的含量是否达到致死量?

但是医生思考的是救人。时间就是生命,人救活再说。

特别感谢这位可敬的乡村医生,如果不是他及时把哥哥送医院治疗,哥哥可能真的就死掉了!

而毁掉的就是妹妹的一生!

选自《故事会·校园版》

猜你喜欢
毒物大伯死者
泰然处之
ORGANIZED GIVING
毒物分析鉴定的评析及其在案件侦破中的应用
2016年江门市某制革企业职业病危害现状调查
2016年佛山市某涂料化工企业职业病危害现状调查
家常“毒物”有替代方案
门前那棵冬青树
线索
走近“死者之脸”
少一些抱怨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