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互动电影的发展前景与方向分析

2022-07-24 12:20赵倩瑶
参花(上) 2022年8期
关键词:时空受众

互动电影突破了以往平面影像的艺术形态,能够给观众带来更加强烈的感官体验。特别是观众在互动电影中,可在电影主角面临选择时,通过点击选项操纵角色的行为,以此改变故事的走向。为了使观众支持与喜爱互动电影,互动电影制作者不能局限于当前的发展模式,必须在充分认识互动电影发展困境和了解互动电影发展趋势的基础上,加强电影技术、交互性及剧本的创新,才能切实提高互动电影艺术水平。

一、互动电影的诞生与发展

在20世纪初,新媒体交互艺术出现了萌芽。随着时间的推移和理论的完善,新媒体交互艺术理念深入人心,在各类艺术领域进行了广泛的尝试,并取得了一定的成果。特别是随着网络、信息及数据技术的普及应用,制作、生产、观看电影的方式日渐多元化,电影内容的不断增加,使以交互性为特色表现手法的互动电影艺术日渐成熟,并丰富了电影内涵,可以借由多种技术的支持,为观众呈现情感逼真、梦幻华丽的视觉盛宴,使观众从以往单程、被动的电影信息接收者变为主动的电影内容参与者。比如2000年上映的电影《幸福时光》,就是我国较早的一部具有交互性特点的电影作品,虽然这种互动方式较为粗糙,但在当时可谓是一次大胆的尝试。后来,许多导演采用线上投票海选的方式决定剧本和演员,进一步推动了我国互动电影的发展。当前,新媒体时代的到来使传统的视听艺术进入发展瓶颈,加之观众对视听语言创新性要求的不断提高,这就要求互动电影必须提高社会影响力和知名度,使广大受众积极参与互动电影生产制作的全过程,从而为互动电影发展增添新的活力。

二、互动电影发展的价值意义

互动电影的内涵在于改革电影拍摄模式,提高电影艺术创作水平。通过改变观众以往被动、机械的观影方式,使观众融入电影情节之中,深刻体会电影角色的思想情感,并与电影进行及时、高效的互动。在新媒体环境下,互动电影的价值潜力巨大,主要体现在以下三个方面:一是有利于满足观众的审美需求。观众对电影的审美不再局限于以往电影场面的刻画与表现,也集中在剧本情节发展的逻辑性,以及电影体验的时间感和空间感上。互动电影不仅能打造美感十足的场景,也能通过细节迎合观众的审美需求,同时还可以使观众结合自己的想法、动作及情感,在虛拟的电影场景中体验更多的美感效果。二是有利于增强观众的情感体验。互动电影的造型艺术更加多元化,造型形象生动、逼真,有利于观众收获真实的感受。比如互动电影中可设计冬天寒风凛冽,动物蜷缩成团休息的情境。在电影放映现场,让观众感受寒冷的温度,冰面反射的光,动物的呼吸声等。三是对电影演员的演技要求较高。演员不仅需要具备良好的表演素养,还要不断锤炼自身表演技巧,将真情实感和内心想法在剧情中表演出来,借由自己的表情、声音、动作等,与观众产生广泛的情感共鸣,从而给观众带来更高质量的电影艺术享受。

三、互动电影发展面临的困境

(一)技术性困难

当前,我国互动电影发展存在技术性困难。虽然随着电影拍摄手段的优化和电影院放映设施的不断改进,可带给观众别致的观影体验,让观众沉浸在情境中,潜移默化地进入电影创造的虚拟媒介时空。但是观众在观看互动电影时,将电影时空与现实时空清晰分辨,时刻让自己处于现实处境,似真性幻象的虚拟感不强。观众通过自身的理性与想象,将自己假装成电影的角色,替主角做出选择,无法全身心地投入到角色中。同时,观众与屏幕之间的距离较为稳定,缺乏与电影内容的亲近性,在很大程度上影响观众的体验感。加之相对于电影,互动电影的认同模式更倾向于戏剧,随着画面的停滞,会使观众迅速从情节中脱离出来。

(二)选择权受限

在互动电影中,现实时空与电影时空对接,现实时空覆盖电影时空,现实世界的选择会通过媒介传达到电影世界内,电影观众的沉浸感被打破。在影视作品的制作中,运用蒙太奇和剪辑等手法塑造时空关系,电影时空的虚拟性更强,可带动观众引发联想,解读空间更加广泛。而互动电影的剧情发展主线相对固化,看似重要的选项并没有实质性地改变剧情的走向,无法对主角产生同情和遗憾等同理心。互动电影的伪自由性特点突出,直接限制了观众的想象力,虚拟时空关系不再是无限的,而是限定在狭小的框架内,促使电影时空的虚拟性特质不复存在。观众可操控主角的未来发展方向,对未来进行选择,虚拟性的空间感弱化,看似自由的选择,实则是一种禁锢。[1]

(三)真实感弱化

电影在变革的进程中,不断在强化媒介时空的真实感,借助巨幕电影等技术手段,通过提升影像的细节表现与画面的清晰度来带给受众多感官的刺激。在视觉刺激方面,观众在观看电影时,能够清晰地看见演员的面部细微表情等细节,获得更多的信息量,满足观众的心理愉悦感。在听觉感官刺激方面,电影的音效和音乐及对白等方面更加立体,电影时空感更强,更利于引起观众的情感触动。互动电影打破了传统影视叙事的流畅性与连贯性,观众不断跳脱出来进行选择和人工操作。在选择的过程中,屏幕作品出现停滞和影像断裂,尤其是无关紧要的选项,反而会造成叙事节奏的拖沓,破坏电影叙事的连贯性及有机性,促使电影媒介时空的真实感随之弱化。

四、互动电影的发展趋势与方向

在快节奏的生活背景下,电影俨然成了人们消磨碎片时间的工具,同时配合着就餐等行为进行,促使大众的注意力分散特点越发突出。因此,赢得受众的注意力,更利于把握住艺术走向,促使激发受众“关注度”层面的应运而生。在观看电影时,观众被动接收信息,注意力和思绪不会完全集中在电影内容上。而互动电影加入了选择的人工操作程序,需要集中视觉、听觉和触觉去判断并选择角色的未来走向,思维与注意力投入到剧情的走向中。分支型的互动电影剧本与传统直线型的电影剧本不同,任何选择都会转变剧情的发展走向,这就需要在剧本中设置多个剧情与结局,进一步集中观众的注意力,并吸引观众反复操作,以了解不同选择下的剧情走向和结局。比如在互动视频的开头引入后设置选项的互动点,引入两个剧情,参与者选择一个剧情后,延伸出两个子剧情,未选择的另一个剧情,也会随着剧本的进展延伸出一个子剧情,三个子剧情最终整合为一个剧情,由该剧情延伸出两个结局。此外,互动电影的剧情内容丰富,不同的剧情和结局分支,促使总视频较长和版本制作的工作量较大。而为了提高电影制作水平和剧情的吸引力,除了需要加强电影制作技术的创新应用,还要做好相应的剧本设计,如采用反转和铺垫及串联等手段设置剧情等。同时重视使用互联网发展技术,提高受众对互动电影的认识水平,进一步激发受众的交互需求,使互动电影得到受众的广泛支持与认可,确保互动电影有理想的发展前景。

五、新媒体环境下互动电影的发展策略

(一)创新技术

对技术的过分依赖是当前互动电影发展的弊病所在,要提高互动电影的创作水平,提高互动电影的生命力,就必须在吸收传统电影创作精华的基础上加强技术创新应用,进一步丰富互动电影的艺术内涵,而不是让互动电影缺失内涵,流于表面形式。就当前受众观影体验感较差的现实来说,应当着重解决受众与画面距离固定的问题,创设一个可依据观感需求自由伸缩的观影空间,消除受众与屏幕之间的距离感,使受众切实感受自己是剧情中的一员,而不是旁观者,进而收获真实的感知效果。同时重视减少对鼠标和键盘的依赖,可以考虑在摄像头上传递电影信息,或是采用其他触感模式来增强电影与受众的交互性,让受众全身心地投入角色,深刻体验角色的所知、所思、所想及所感。就长远的发展角度来说,互动电影的高品质发展,除了体现在剧情内容的设计上,也体现在场景的真实感和感受的真实性上。也就是说,只有让受众全程性地融入真实的场景之中,才能在最大限度上增强受众的情感体验。开发新型的传感器技术是达到这一目的的重要保障。依托先进的传感器传递人体的感官信号,再借由计算机及时准确地分析与处理,使之精准无误地将受众的感受传输至电影情节之中,进而达到控制电影画面的呈现和电影播放速度的效果。比如播放恐怖片的时候,借由传感器掌握受众的心跳速度和血液流动速度,对受众此时的情绪做出判断。若受众身体反应过于激烈,则借由智能设备来降低电影的相关指数。以此让受众收获更加舒适的观影体验。总的来说,自动化交互技术的发展是大势所趋,其本质不是为了让人变得懒惰,而是让人有更加真实、美好的体验,享受更多的生活乐趣。

(二)加强互动

首先,加强受众与作品和创作者之间的互动。在电影作品上映之前,制片方可借由媒体向大众传递影片部分拍摄信息,包括影片故事内容、故事背景、主要演员等,通过了解观众观影的热情与心声,认真聆听观众的意见,及时更改拍摄内容。同时,也要加强受众与创作者之间的互动。创作者在创作电影时,通过考虑受众提出的建议,针对剧情走向、演员选择及故事发展做出改变,更利于满足受众的心理诉求和情感需求。这样一来,既能发挥观众参与电影制作的主体作用,又能调动观众观影的积极性。其次,加强受众与其他受众之间的互动。通常情况下,在观看一部电影后,受众在进行交流中“分帮结派”,对整部影片内容持不同的观点。而在播放互动电影时,则可以让受众根据自己的喜好对影片进行改编,如果参与剧情改编的人数众多,需要按照一定规则来赋予改编权利,比如按照参与的先后顺序,或是随机选择改编人员,或是依据不同的主流观点构建不同的改编小组等,尽可能地满足受众对影片情节波动的控制需求。同时,要在剧情内容的设计方面下功夫,相对于扩大作品的互动性,还需要放大分支化和沉浸式体验的剧情等优势,吸引更多的观众参与其中。[2]

(三)丰富叙事

讲好故事是普通影视的叙事重心,旨在向观众生动地呈现某件事。厘清逻辑和做到环环相扣是游戏的叙事核心,互动电影实现了普通影视与游戏叙事特点的整合。在互动中,故事发展具备一定的现实逻辑性,但又与剧情游戏明确区分。影视艺术是生活素材集中化与夸张化汇总后的呈现,对互动电影的故事质量要求更高,更需要积极转变叙事重心。互动电影的叙事唐突和人物设定不一及情节不连贯等问题,直接受互动性与叙事性的悖论影响。虽然用户实现了人机操作,但并未实现心理层面的交互,单纯选择人物发展方向,并未对角色产生身份认同。要突出互动电影的叙事性,还要灵活运用各种影视叙事体系,取代互动形式化等问题,减少互动性和叙事性间的矛盾冲突,进一步强化互动电影的沉浸感。突出叙事性的互动电影制作,要避免出现形式大于内容或为了互动而互动的问题,避免伪交互对媒介时空沉降感及真实感的破坏,确保叙事的连续性,真正做到集中观众的注意力。过多的交互环节,会突出视频叙事的仓促性和情节反转的突兀性,情节铺垫的缺位,会弱化观众的体验感。这就需要在冲突剧烈的节点设置互动情节,提供多种叙事线索及结局。采取多个人物视角,引导观众代入不同角色,強化身份认同。鼓励参与者自己创设人物,进一步突出其参与感。由此可见,丰富互动形式与让心理介入叙事是未来互动电影在叙事创意上的主要探索方向。国内互动电影的交互方式相对局限和传统,以重复QTE和触控选择及滑动等方式为主,体感等先进的方式不常见。互动方式犹如选择题,与现实中无意识和身体性的决定性互动相错位。在互联网技术发展的带动下,视频内容对接外部渠道更加便利,尤其是现实虚拟等技术的应用,利于打破视频互动方面的困境,真正实现让参与者的身体介入影像,使其身心成为叙事的主体,在立体媒介空间中,将自身的刺激感和互动感对接角色的人物命运与境遇等,更利于加强用户对角色的身份认同。现实虚拟等先进技术的应用,促使互动方式更加丰富,参与者身临其境的感受更加强烈,摆脱了传统触屏或鼠标点击等固化的人机操作模式。

六、结语

国内的互动电影行业发展尚处于起步阶段,存在发展方向不清的问题,但互动电影的发展势头正猛,在用户反馈的推动中,更利于推动互动电影与时俱进。互动电影须借鉴优秀的经验,在国外优秀的互动电影作品中获得启示,逐步拓展互动电影发展的圈子,创新互动电影发展的媒介结合方式,合理解决交互功能差和沉浸感弱化等问题,积极推动互动电影行业的稳中求进。

参考文献:

[1]尹鸿,孙可佳.后疫情时代下互动电影的机遇与展望[J].甘肃社会科学,2021(02):65-72.

[2]孙可佳.新美学与新业态:后疫情时代的互动电影发展[J].东南传播,2021(02):49-53.

(作者简介:赵倩瑶,女,硕士研究生在读,吉林艺术学院新媒体学院2020级,研究方向:影像艺术)

(责任编辑 刘月娇)

猜你喜欢
时空受众
跨越时空的相遇
浅析新媒体时代下受众观的演变
时空
玩一次时空大“穿越”
融媒体生态下广播与受众共赢发展的路径思考
论网络传播中受众的逆反心理
曲艺受众分析
时空守护者之遇上攻击
时空守护者之宇宙空间站
时空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