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能拯救斯里兰卡?

2022-07-25 04:58曹然
中国新闻周刊 2022年26期
关键词:官邸维克斯里兰卡

曹然

7月11日,斯里兰卡科伦坡,大量民众涌入总统官邸。图/澎湃影像

挣扎了大半年,斯里兰卡总统戈塔巴雅·拉贾帕克萨终于在7月11日宣布正式辞职。此前两天,首都科伦坡的抗议人群已经冲进总统官邸,戈塔巴雅在海军的保护下仓促撤离到军舰上,在官邸中遗留下上千万斯里兰卡卢比现钞(约合5万美元)。

当庆祝戈塔巴雅下台的烟火在全城燃起,在总统官邸前搭帐篷驻守了数月的民众,面对媒体时已记不起动荡开始的时间。一年多以来,拥有2200万人口的斯里兰卡陷入70年来最严重的经济危机,基本生活物资和能源全面告急,示威和骚乱在全国范围蔓延。

今年3月起,危机持续发酵,抗议民众攻入总统私宅,烧毁总统、总理兄弟俩的祖居和博物馆,并和执政家族的支持者发生暴力冲突,导致数百人身亡。5月以来,恋栈的戈塔巴雅催促自己的哥哥、总理马欣达离职,并解除了政府内所有拉贾帕克萨家族成员的职务,还拉来政敌维克勒马辛哈出任“救急”总理,向外国求援,以解外汇耗尽的危机,但最终仍未能避免仓皇下野的命运。

表面上看,拉贾帕克萨家族统治的失败,是因一场无法避免的经济危机:新冠疫情造成的供应链封锁和旅游业崩溃,让产业结构羸弱的斯里兰卡无力进口满足民众基本需要的食品、燃料和医疗物资,最终激起民变。然而,如果拉长时间线看,该家族的统治基础本就薄弱。

崛起于斯里兰卡南方的拉贾帕克萨家族,原本与该国其他主要政党、家族通过议会选举分配权力,实现了微妙的利益平衡和共同治理,随后因被松散的在野势力推举为领导者,以微弱的优势赢得选举,在2004年第一次成为“第一家族”。但在成功清剿“猛虎组织”、结束长达20余年的内战后,马欣达、戈塔巴雅兄弟试图打破旧有的平衡,实现更单一的家族治理。

在危机全面爆发前,拉贾帕克萨家族成员占据了总统、总理、议会议长以及五个内阁部长席位,家族势力也深度介入军界、商界高层。但与此同时,该家族领导的执政党在议会225个席位中仅占据100席左右,联合各方力量才形成145席的执政同盟。今年4月危机升级之初,不等戈塔巴雅和马欣达反应过来,多个执政联盟政党就宣布“叛变”,执政家族转瞬间已是议会“少数派”。等戈塔巴雅5月主动提出分享权力,为时已晚。

然而,谁来领导新政府?旧家族已经逃离,但松散的反对派同样面临权力分配的难题,刚刚“倒戈”的原执政联盟成员更难能得到示威民众的信任。原本有意等着接任总统的“救急总理”维克勒马辛哈,在示威者连他的房子一起烧毁后,已经于7月9日表示将选择辞职。

过去十余年间,维克勒马辛哈多次以总理身份主持应对该国的政治、经济危机,是当前斯里兰卡政坛为数不多能得到国际社会认可的政客。但是,无论是家族共治时期还是拉贾帕克萨家族统治时期,斯里兰卡的治理总是依赖维克勒马辛哈、马欣达等少数几个“几上几下”的老面孔。当抗议民众对老一代政治“明星”完全失望,政府已经后继乏人。

走出困局的一线希望在于,斯里兰卡军方此前未按戈塔巴雅的意愿大规模镇压示威民众和反对派,如今随时可能被新政府争取过来,成为恢复社会秩序的力量。而斯里兰卡议会在该国宪法设定的治理架构中处于中心地位,且仍得到多数政治力量的认可。这些长期寻求分享权力的家族、政党,能否像当初推举出马欣达、戈塔巴雅带领斯里兰卡击败“猛虎组织”那样,再推举出一个有潜力的政治领袖?而这位新的政治领袖,又能否避免走上拉贾帕克萨家族坠落的老路?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留给斯里兰卡议会的时间也已经不多了。国际社会早已充分注意到斯里兰卡面临的经济危机,但大规模的外部援助需要能稳住局势的政府进行有效对接。如果新政府难以搭建,或难以得到民众认可,国际社会的“远水”也就难以解斯里兰卡民众的“近渴”。科伦坡此起彼伏的骚乱已经波及至少50位政客豪华的宅邸,未来是否会波及更多,還是个未知数。

猜你喜欢
官邸维克斯里兰卡
我体内的DNA好好的,怎么就需要修复了
爆炸过后
斯里兰卡的高跷海钓
抢加油
你很快就会长高
海外官邸制调查
“中国式官邸”的前世今生
心如折纸
自杀代理
五万难民逃离斯里兰卡战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