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带货:数字人登场

2024-06-26 15:31毛振华
瞭望东方周刊 2024年12期
关键词:真人直播间主播

毛振华

2024年4月15日,海南,第四届消博会上一款“AI数字人”在回答观众提问( 郭程 / 摄)

当下,真人直播带货方兴未艾,头部主播从单打独斗发展至“招兵买马”,谋求“组团”出击,与此同时,数字分身直播带货也开始登场。

在AI的加持下,数字人彬彬有礼地介绍着每一种商品的特性、价格,既可为带货公司节省成本,又从源头杜绝了口无遮拦带来的争议。技术开路无可厚非,但缺乏丰沛感情的“它”能否打动手机屏幕前的“你”,尚待时间给出答案。

“采销东哥” 直播首秀

4月16日晚,京东集团董事局主席刘强东的数字人分身“采销东哥”开启直播首秀,同时亮相京东家电家居、京东超市采销直播间,也将数字分身直播带货这个原本小众的领域带进大众视野。

“大家抓紧时间上车”“今天就来赚个吆喝,一分钱抢优质产品”……直播过程中,“采销东哥”精神饱满、侃侃而谈,时不时调整下坐姿,看着弹幕上飘来的问题,穿插大众熟悉的直播话术。介绍农副产品时,主打一个便宜,介绍家电则强调质价比,尽管是AI模拟,但给人的感觉就像会思考一般。

相关直播不到一小时便下线,直播间观看量超过2000万,不少商品销售火爆,酸奶、牛排等橱窗商品很快销售一空。随后,由真人主播接棒继续带货。

数字分身并非新生事物。通过虚拟现实、人工智能、动作捕捉、实时渲染等技术手段制作的数字化人物形象,早已活跃在“二次元”直播间。将数字分身应用到直播带货领域亦不乏先行者,但像京东这样掀起“大风浪”,尚属先例。

介绍农副产品时,主打一个便宜,介绍家电则强调质价比,尽管是AI模拟,但给人的感觉就像会思考一般。

延续主播流量

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23年中国数字人带动的产业市场规模和核心市场规模分别为3334.7亿元和205.2亿元,预计2025年分别达到6402.7亿元和480.6亿元。

近日,美腕合伙人蔚英辉宣布,从这个“6·18”开始,将在“所有女生”直播间测试数字人直播。在直播电商领域,数字人的使用越来越广泛。

在AIGC(生成式人工智能)技术的推动下,不需要真人主播、不需要直播场地、不需要搭建直播间,只要输入直播语音便可生成直播内容,甚至可以像真人主播一样进行实时弹幕互动。数字分身技术已是互联网行业竞逐的热点之一。

“直播间的消费者可能会好奇,如果在直播间的评论区打出价格、材质、快递等词语时,数字人主播是否能应对。其实这些都是脚本中的必备内容,一旦触发关键词,数字人主播会作出对应回答。“电子商务从业者刘震(化名)解说道。

“生成你的智能体其实只需要5分钟。”百度集团资深副总裁、百度移动生态事业群组总经理何俊杰称,百度推出AI全栈式数字人直播解决方案慧播星,通过智能问答、智能脚本和智能场控,赋能商家直播带货。

其中,智能问答功能的实现依托于大模型;智能脚本可以轻松实现明星主播风格化脚本一键定制;智能场控则可在直播间实现多维协同、灵活调度,营造直播氛围的同时,实时关注舆情。此外,慧播星还能精准计算人货匹配,实现实时智能排品,带来更高的销售转化率。

对此,电子商务交易技术国家工程实验室研究员赵振营称,数字分身能够高效地为商家减少直播风险,降低直播成本;更重要的是,数字人在形象、音调和话术等方面向主播本人贴合,一定程度上也是在延续主播的流量。

背后“热”与“冷”

在直播带货的江湖里,经过千百遍大浪淘沙,头部主播地位日渐稳固,拥有流量,便掌握了更多商品坑位、折扣的话语权。新进入者要想分得一杯羹,很大程度上要寄希望于行业洗牌。随着数字分身直播带货方式从小众向大众迈进,行业迎来新机遇。

数字分身直播带货的“好”,毋庸置疑。

“只要你指定人物形象,它就能不知疲倦地7天乘以24小时直播,而且背景随意切换,话术体系成熟,能互动回答你的提问。”一名网络服务商向《瞭望东方周刊》记者透露,直播带货的“黄金时间”是夜间,整夜“喊麦”式的直播带货让不少主播疲惫不堪。为了应对这种状况,技术介入顺理成章,“更何况它能无限复制,对中小商家来说,比请主播带货的成本要低得多”。

2024年5月18日,福建福州长乐区数字教育小镇的网龙基地,小朋友在体验数字人直播项目

艾媒咨询CEO张毅称,商家在直播中使用数字人,可以摆脱真人直播模式下的时间、语言和人的反应能力的束缚。虽然数字人离技术成熟还有一定距离,但其在直播电商领域的应用条件已基本具备。

2023年以来数字人热潮出现,有技术突破的因素,也借了生成式AI和大模型应用爆发的东风。

“数字人主播上线后,成交转化率是真人的1.93倍,平均每日GMV(商品交易总额)相比较真人增长7.5倍。合作一个月后,我们就取消了真人直播。”酒类商家国台酒相关负责人说。单个数字人主播的GMV并不高,但即便每个数字人单日成交只有几百元,几百个数字人一个月下来也有上百万元的流水。对于中小经营者而言,这一杯羹已经足够丰盛。

当然,数字分身尽管依托真人,在直观感受上与真人大致相同,但问题依旧明显,那就是缺乏“感情”。

“说不上来的感觉,让人觉得有距离感,互动起来没那么有意思。”“网购达人”孙彤说,她的这种感受在网友中很具代表性。中国传媒大学发布的《2024中国虚拟数字人影响力指数报告》显示,数字人面向C端(个人用户端)的有效盈利模式还需探索。C端用户的需求更加个性化和多样化,需要从业者提供更高的定制化服务能力、技术和产品能力。这一定程度上意味着,数字人即便再“卖力”,也很难替代真人在直播间与粉丝互动时产生的情感认同,给出的回答通常是刻板、直白。

2023年12月17日,北京,国家体育场(鸟巢)首届鸟巢数字体验暨元宇宙节上,观众在未来银行展位体验“数字分身”全息影像采集技术

明星入场直播间,是因为明星自带流量,能够为产品赋能。可对于天然自带冰冷“体质”的数字人来说,主播口碑的构建更像是一个难以逾越的鸿沟。

“并非所有产品都适合数字分身直播。”电商分析师鲁振旺表示,比如数码等功能性强的产品,数字分身直播能解决一部分用户的咨询需求,但直播的吸引力就在于真人与粉丝的互动性,数字人刻画得再真实,也只是冷冰冰的程序。

据艾瑞咨询测算,2023年中国直播电商市场规模达到4.9万亿元,同比增速为35.2%。尽管行业增速相较于行业发展早期出现一定下滑,但从市场表现看,依旧在释放增长信号。

“数字分身直播是现阶段的一种创新之举。”张毅在肯定这种方式积极意义的同时,提出了目前该技术需要在两方面寻求突破:第一,数字分身直播间应该带给观众临场感;第二,数字分身要与真人的形象和行为保持相似性。

“AI技术的迅猛发展,为未来数字人技术的进步提供了保障。”工信部信息通信经济专家委员会委员盘和林认为,2023年以来数字人热潮出现,有技术突破的因素,也借了生成式AI和大模型应用爆发的东风。如今,人们对千篇一律的数字人出现审美疲劳,从业者需要在数字人的表情、语言上再下功夫。

这既对技术进步提出了期待,也对平台保障提出了更高要求。

猜你喜欢
真人直播间主播
“羲和号”开直播间
James Legge’s Translating Chinese Classics into English:An Examination of Translational Eco-environment and his Multidimensional Adaptive Selection
我们的直播间
第一次做小主播
小鬼进军直播间
进军营直播间
Imaginations and Reimaginations of National Origin—A Case Study of the Two Times that the Gaxian Cave was Discovered
我是小主播
传播真相 追求真理 涵育真人——我的高中历史教育之梦
我是小主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