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酒馆

  • 在八廓街的小酒馆
    “玛吉阿米”的小酒馆吧!随着手机导航的指引,我来到了八廓街东南角的一座黄色二层楼跟前,门顶上“玛吉阿米”四字赫然入目。哦,这就是让人心驰神往的那个小酒馆吗?这里就是那个“玛吉阿米”的藏族姑娘跟仓央嘉措约会的地方吗?“在那东方山顶,升起皎洁月亮,玛吉阿米的面容,渐渐浮现心上……”此时此刻,仓央嘉措写给玛吉阿米的这首耳熟能详的诗歌,再次清晰地从脑海里闪现出来。我仿佛看到这位才华横溢的诗人站在小酒馆门前,披着一身月光,脉脉地凝望着那个月亮般娇美的女子,深情吟唱着

    散文诗世界 2022年10期2022-10-28

  • 我爱路边的小馆子
    捷克的小人物,小酒馆才是小人物喜欢去的地方。因此,我给自己热爱小酒馆和改网名为“路边美食达人”找了一个最堂皇的理由:哈谢克和赫拉巴尔也把大量时间消耗在了烟雾缭绕的小酒馆。赫拉巴尔在《何谓小酒馆》里说,小酒馆是“消除偏见的场所”,它“带着回荡的孤独,是一个人拥有最美梦想的地方”,在这里,“每个客人通过交谈,成为他往昔的自己,或是他情愿成为的自己”。我并不期待在小酒馆遇见中国的赫拉巴尔,我也并不期待自己在小酒馆里写下如赫拉巴尔笔下那些永世流传的篇章的文字,但是

    思维与智慧·下半月 2022年6期2022-06-17

  • 成都能否诞生下一个海伦司?
    。2 524家小酒馆让成都在酒馆数量上高居全国榜首;民谣歌手赵雷的一曲《成都》让成都玉林路的小酒馆传唱到大江南北;而近年兴起的“餐+酒”的小酒馆业态,也和成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小酒馆是向顾客提供酒精饮料为主、小食为辅的餐饮场所,是一种“小酒小菜慢慢聊”的生活方式。目前,小酒馆成为了年轻人饮酒、聊天、打发时间的新去处,而这种生活方式伴随着夜间经济、微醺经济的兴起,迸发出巨大的市场价值。对开小酒馆的人而言,这无疑是新的商业业态。2015-2019年间,中国酒

    商界评论 2022年3期2022-05-18

  • 进击中的小酒馆
    、深圳、成都,小酒馆一路高歌猛进,风潮愈演愈烈。它们从何而来、如何演变、现状以及可能的未来,一切都可以从上海的Vinism说起。这是国内第一家自然酒酒馆, 2017 年开业,有小小的红色门头、家庭风的装修,初期便汇聚了来自全世界15个国家、150多款自然酒。黑板上每周更新的酒单中,有20多款的单杯选择,猪耳朵、煎饺、卤肉饭等完全本土化的佐酒菜,使得这个选址不算佳的小店迅速从小众葡萄酒爱好者中走到了大众面前。2019年年底,SOiF落地武定路,呈现了以自然酒

    悦游 Condé Nast Traveler 2022年4期2022-04-07

  • 我爱路边的小馆子
    捷克的小人物,小酒馆才是小人物喜欢去的地方。因此,我给自己热爱小酒馆和改网名为“路边美食达人”找了一个最堂皇的理由:哈谢克和赫拉巴尔也把大量时间消耗在了烟雾缭绕的小酒馆。赫拉巴尔在《何谓小酒馆》里说,小酒馆是“消除偏见的场所”,它“带着回荡的孤独,是一个人拥有最美梦想的地方”,在这里,“每个客人通过交谈,成为他往昔的自己,或是他情愿成为的自己”。我并不期待在小酒馆遇见中国的赫拉巴尔,我也并不期待自己在小酒馆里写下如赫拉巴尔笔下那些永世流传的篇章,但是,我就

    风流一代·经典文摘 2022年2期2022-02-23

  • 藏在小酒馆里的千亿生意
    2020年中国小酒馆市场规模为743.4亿元,同比下降29.7%。随着各种鼓励消费政策的出台,中国酒馆数量将于2021年逐渐恢复,2020年至2025年的年复合增长率预计将达 10.1%。低线市场大有可为《2021新消费小酒馆行业分析报告》显示,在中国,二线、三线城市酒馆数量增长较快,中国三线及以下城市的酒馆数量自2015年至2019年的年复合增长率达8.1%,高于行业平均水平,具有极大的发展潜力。女性消费者注重酒馆氛围NCBD调研数据显示,55.4%的男

    中国品牌 2021年11期2021-11-19

  • 长麟私访
    巷中。走到一个小酒馆门前的时候,长麟说:“我有点累了,也有点饿,咱俩到小酒馆里吃点东西,顺便歇歇脚。”于是,两个人走进小酒馆,坐下。长麟问小酒馆的老板最近生意怎么样,能不能赚到钱?小酒馆的老板哭丧着脸对长麟说:“小店的盈利本就甚微,如今,赵县令又摊派了许多赋税,因此,小店一直在亏本经营。”长麟问小酒馆的老板:“你一个做小买卖的,怎么会摊派那么多赋税?”小酒馆的老板朝外面看了看,然后转回身小声叹气说:“不瞒二位客官,现在这个赵县令爱财如命,而且大肆搜刮民财,

    民间故事选刊 2021年13期2021-11-12

  • 小酒馆: 年轻人心头的“白月光”
    路的尽头,坐在小酒馆的门口……”一首《成都》不仅让很多人对四川成都这座城市充满了向往,也带火了小酒馆。在电视剧《老酒馆》中,一坛老酒承载万千情愫醇香浓厚,一间酒馆汇聚八方来客各有千秋,“二两烧刀子”成为大家的“心头好”。现在的年轻人也对酒文化有了属于自己的理解。没有太多压力、能够自在畅饮、有社交氛围的小酒馆,成为不少年轻人心头的“白月光”。社交新空间与人们熟悉的酒吧不同,以年轻人为主要目标群体的小酒馆酒水消费能力偏弱,以低度酒为主,更加注重饮酒的社交氛围和

    食品界 2021年10期2021-10-26

  • 我爱路边小馆子
    捷克的小人物,小酒馆才是小人物喜欢去的地方。因此,我给自己热爱小酒馆和改网名为“路边美食达人”找了一个最堂皇的理由:哈谢克和赫拉巴尔也把大量时间消耗在了烟雾缭绕的小酒馆。赫拉巴尔在《何谓小酒馆》里说,小酒馆是“消除偏见的场所”,它“带着回荡的孤独,是一个人拥有最美梦想的地方”,在这里,“每个客人通过交谈,成为他往昔的自己,或是他情愿成为的自己”。我并不期待在小酒馆遇见中国的赫拉巴尔,我也并不期待自己在小酒馆里写下如赫拉巴尔笔下那些永世流传的篇章,但是,我就

    读者 2021年19期2021-09-10

  • 故事创造未来
    路的尽头,坐在小酒馆的门口”,让小酒馆成了网友的“打卡”地。有时候在玉林的街头玩,会有外地游客神神秘秘地问:“玉林路怎么走?”你只能解釋,其实根本没有一条路叫“玉林路”,那是赵雷虚构的,小酒馆在玉林西路上,而且也不用走到尽头,大概就在玉林西路的中间位置。赵雷歌中的情感肯定是真实的,所以才打动了无数人,小酒馆也是真实的,那就去吧。2017年下半年,赵雷的《成都》刚开始火起来,就已经有了这种苗头,玉林西路的小酒馆,人明显多了起来,超过了接待能力。有一次和店长交

    支点 2021年8期2021-08-16

  • 长麟私访
    巷中。走到一个小酒馆门前的时候,长麟说:“我有点累了,也有点饿,咱俩到小酒馆里吃点东西,顺便歇歇脚。”于是,两个人走进小酒馆,坐下。长麟问小酒馆的老板最近生意怎么样,能不能赚到钱?小酒馆的老板哭丧着脸对长麟说:“小店的盈利本就甚微,如今,赵县令又摊派了许多赋税,因此,小店一直在亏本经营。”长麟问小酒馆的老板:“你一个做小买卖的,怎么会摊派那么多赋税?”小酒馆的老板朝外面看了看,然后转回身小声叹气说:“不瞞二位客官,现在这个赵县令爱财如命,而且大肆搜刮民财,

    民间故事选刊·上 2021年7期2021-07-25

  • 小酒馆的黄金年代
    达玉林西路上的小酒馆是成都的文艺地标。这是很多人,特别是文艺青年都知道的。我第一次去小酒馆,大概是1997年,或者1998年?不太确定。只记得是艺术评论家王林先生邀我和贵阳的艺术家董重、蒲菱,去西南交通大学“雅风艺术沙龙”参加他策划的一个活动“听男人讲女人的故事”。活动结束的第二天,王林带我们去“拜码头”,先是去艺术家戴光郁、刘成英、余极、沈小彤、马哲的工作室看画、聊天,然后在玉林路上一家店吃火锅。火锅摆在了路边,足足有3桌,20多人,像川西坝子农家的“坝

    画刊 2021年3期2021-06-30

  • 汪抒的诗[组诗]
    汪抒小酒馆通往小酒馆的路不止一条无论在哪一条路上,前后都暂时没有看到熟人他们绝对来过在我之前,或之后喝酒的人不会恰巧碰到一块儿这不可避免并且是天大的遗憾但我从来不甘心无论走在哪一条通向小酒馆的路上,我都前后张望,期盼有一个熟悉的身影,愉快就会像那个时刻照耀在我头顶上的星厅薄雾缭绕薄雾缭绕,一只豹子距我一百公里我看不到距我十公里我仍然看不到距我十米这么薄的雾,我为什么还是看不到直到一只红铜色月亮似的豹头从薄雾中突然浮现它是与我擦身而过还是瞬间直立身体与我并肩

    诗潮 2021年6期2021-06-28

  • 小小说二题
    小酒馆小酒馆开在麻城的莲湖边上,门脸不大。来这里吃饭的大多是冲这里的景致好,清雅安静。坐在小酒馆的落地窗前,一眼望去偌大的莲湖,半湖莲,半湖水。莲在远处,水在眼前,那美就有了层次。偶尔的,几只野鸭子从湖面游过,莲湖就活了起来。常晚去莲城小酒馆,则有些醉翁之意不在酒。一天,常晚从小酒馆路过,都走过了,回头一瞥,见小酒馆的落地窗前坐着一个穿着素雅的女子,那女子也就三十来岁,她一手支着下巴,绾着眉头,眼睛静静地看着窗外的莲湖。那时的莲湖,除了一片浩渺的水域,什么

    北极光 2020年10期2020-11-17

  • 巴塞罗那小酒馆列入城市“文化遗产”
    府近期将11家小酒馆列入城市文化遗产范畴,与另外220家店铺共同享受到“官方认证”的保护待遇。英国《卫报》8日报道称,根据官方评估,此次上榜的小酒馆对社区环境构成“重要的社会影响”,具备历史价值,区域特色突出,理应作为当地集体记忆的一部分加以保护。与通常意义上的酒吧不同,西班牙的小酒馆一般都是“自产自销”,他们提供家酿美酒,还能烹制西班牙火腿和凤尾鱼一类的特色小吃。这类店铺往往不会为迎合游客而改变经营风格或过度营销,更无法与外来资本抗衡。而受房租上涨等因素

    环球时报 2020-11-092020-11-09

  • 酒事
    通县县城有不少小酒馆,后来在人们的不经意间,这些小酒馆从人们的眼前消失了。前些日子观看电视连续剧《老酒馆》,让我想起过去的小酒馆,还有始终忘不了的那股醇厚劲道的酒香味。记忆中的小酒馆从前,通县县城的东大街、西大街、北大街和赵登禹大街临街面都有小酒馆。这些小酒馆没有显眼的招牌,面积不大,也不挂幌子,只是一个有年头的门脸,连最初的模样都快看不出来了。东大街小酒馆屋子不大,门脸坐北朝南,通常摆放着五六张方桌和板凳,人多时,每桌可以挤下十来位。常来小酒馆喝酒的都是

    北京纪事 2020年8期2020-08-11

  • 小酒馆
    呀,分明是一个小酒馆呢。记忆中小时候的老街有许多这样的小酒馆,我的祖父又是好酒之人,所以,跟着他在小酒馆里坐上个半天是经常的事。祖父不让我喝酒,说,女孩子家家喝酒是要被人笑话的。但他喜欢带我上小酒馆,为我叫上一小碟花生米或者葵花子,然后自个儿跟着酒店的客人们闲聊,也时常会说到我,这是我孙女,学习好着呢,在学校里是大队长呢。于是,会有许多善意的目光注视我,哟,孩子不错,长大了要吃公粮哦。我呢,羞答答地躲在祖父的身后,其实心里还是很开心的。后来,长大后,想起祖

    饮食科学 2019年8期2019-11-21

  • 过桥(外一首)
    去夜色弥漫开来小酒馆小酒馆蹲坐路边雪里张大口喘着灰烟挤塞进佝偻一老汉手里捏的钱皱成他的老脸一只土狗紧偎脚边,灰眉土眼酒里一段寂寞飘散门里吐出红褐脸,摇晃成生硬的纸花老眼似雪里的火星,弱弱的或隐或现他趔趄跌靠路灯杆下不断加厚的暮色,算不得挡风的棉他的狗不停舔去他脸上的孤单几声汪汪,像是对坏天气的抱怨只是叫声滚动不远小酒馆熬红的窗外风雪欲把两个裹成茧

    天津诗人 2019年4期2019-11-14

  • 小酒馆
    什么。“扎古录小酒馆你知道吧?”那人问漂泊者。哦!漂泊者想起来了。就是那个被洮河围拥起来的风光旖旎的扎古录。他记得小镇子上有个小酒馆小酒馆里有个打扮花哨的老板娘,眼睛十分好看。“记得。就是黑眼睛老板娘的小酒馆吧?”漂泊者说。“对对对,就是那个小酒馆。”那人又说,“我喝酒的那天你也在,老板娘说她记得很清楚。”“不不不,我可一点儿都记不起来。”漂泊者慌忙说。“你一定记得。”那人说,“那天你一直瞅着人家,人家可记住你了。”漂泊者伸出手,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珠,说

    百花园 2019年12期2019-09-10

  • 江边小酒馆
    镇上生意最好的小酒馆。老浏河流向长江,外来的船只循水而行,七弯八弯拐过来,锚在了岸边。鸟在枝头鸣叫几声,柳枝在水面摆动,一道道涟漪和船相碰,船和小镇一起在水上摇摆,一切都和谐自然。船上的人,仿佛是从远处的尘土里过来的,在船头掸一掸衣服,走过通往岸上的跳板,直奔陈家小酒馆。酒馆的主人名唤陈家阿公,因为小酒馆是他老婆祖上开的,所以,他不晓得小酒馆开了多少代,扳扳手指头从他老婆这一代开始往前算,数着数着就忘记了。他常摇头说:“我是在吃老本,混混小日子。”酿酒的手

    散文选刊·下半月 2019年7期2019-07-23

  • 五分钱小酒馆
    ,就去了五分钱小酒馆。大白天的中午,我们挤在凳子上喝起来了。人头攒动的小酒馆里,震耳欲聋的萨尔萨音乐飞旋着落进一杯杯清亮的莫吉托鸡尾酒里,杯中碧绿的薄荷叶随之微微舞动起来……五分钱小酒馆的正式名称叫作街中小馆。我想一定是当年莫吉托只卖五分钱一杯,所以就被人们叫成五分钱小酒馆了。五分钱小酒馆坐落在哈瓦那老城区一条卵石小街的中腰处,彩旗飘飘,乐声不绝,这里每天都是节日。因为海明威的缘故,五分钱小酒馆成了哈瓦那的地标建筑。海明威常住的两个世界旅馆离这里很近,走几

    爱你·健康读本 2019年3期2019-06-11

  • 五分钱小酒馆
    ,就去了五分钱小酒馆。大白天的中午,我们挤在凳子上喝起来了。人头攒动的小酒馆里,震耳欲聋的萨尔萨音乐飞旋着落进一杯杯清亮的莫吉托鸡尾酒里,杯中碧绿的薄荷叶随之微微舞动起来……五分钱小酒馆的正式名称叫作街中小馆。我想一定是当年莫吉托只卖五分钱一杯,所以就被人们叫成五分钱小酒馆了。五分钱小酒馆坐落在哈瓦那老城区一条卵石小街的中腰处,彩旗飘飘,乐声不绝,这里每天都是节日。因为海明威的缘故,五分钱小酒馆成了哈瓦那的地标建筑。海明威常住的两个世界旅馆离这里很近,走几

    爱你 2019年9期2019-03-21

  • 水郭酒旗风
    请你到杏花村的小酒馆喝酒。”张老大所说的那种装修简单,却有几样特色小菜的临水小酒馆,在他们村子里。他站在河岸上给我打电话,还听到他手机里传来水流汩汩。花褪青杏小,草木深一寸,这时候,坐在临水的小酒馆里,是所谓水郭酒旗风。为一场风景铺垫,找这样的幽静地方,需要一湾小河,河岸长桃花或杏花,芳草夹岸,一河柳絮,落红飞花。我所在的城,是水城,不少小酒馆临河而筑。小酒馆里市声嘤嘤嘤,烟火缥缈,接通一座城池的地气。水之城郭,有河埠、石桥、花树,还有小酒馆。一面酒旗在风

    特别文摘 2018年8期2018-08-20

  • 巴黎咖啡馆也要申遗
    巴黎的小酒馆和露天咖啡馆被海明威誉为“流动的盛宴”,早已成为巴黎生活不可缺少的部分,于是现在巴黎人想给这些场所一个“名分”。据法国《观点》周刊9日报道,活动发起人表示,希望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申请,将小酒馆与露天咖啡馆列入非遗名录。而此前,左岸书摊也已提出申请。报道称,近年来,巴黎咖啡馆和酒馆面临着租金上涨和多国餐饮业激烈竞争的局面,生存环境愈发艰难,因此应给予它们受保护的地位。▲(杨树)

    环球时报 2018-06-112018-06-11

  • 巴塞罗那胖妞(八)
    一天到晚都泡在小酒馆里。今天下午,我们和姨妈一家人步行前往小酒馆去享用下午茶,这些人包括我和妈妈,还有姨妈、姨夫,当然少不了我的表姐胖妞。在小酒馆里吃喝,有一些不成文的讲究,一般为三至五个人最好,无论亲戚还是朋友,要轮流付账或AA制。通常都是在某个小酒馆里喝一点葡萄酒或饮料,再披着下午的阳光或沐着傍晚的轻风,缓缓走到下一个小酒馆,领略不同的风味。我们最先来到的这个小酒馆,提供橡树园火腿和乡村法式长棍面包,也就是人们常说的“法棍”。在这里品着风味小吃,饮一杯

    新少年 2017年8期2017-09-06

  • 眨眼之间(外五章)
    都是梦中的神。小酒馆门口的羊小酒馆的门前拴着一只羊,它在低头吃草,它在抬头咩咩。它悠闲的样子,和在山坡阳光下吃草没有什么两样,除了那根讨厌的绳子,让它无法扩大自己走动的范围。除了那些进去时谈笑风生,出来时剔着牙齿目露刀光的吃客,让它感到无原由的恐惧。我看着这只羊,毛光水滑,角弯肉肥。它轻轻地摇着尾巴,它慢慢地咀嚼青草。它的目光忽然看了我一眼,像青草一样嫩绿,像露珠一样透明,像山风一样柔软。我的心颤了颤:这是耶稣迷失在人间的那只羔羊,还是牧羊女的歌声轻轻抚摸

    散文诗世界 2016年3期2016-11-21

  • 小酒馆
    小酒馆□ 李丹崖我经常去的那家小酒馆,有着昏黄的灯光,极像王家卫电影的场景。酒馆服务生,喜欢放胡德夫的歌,最常放的是那首《匆匆》。这是一家泛着旧报纸一样色调的酒馆,一架旧式钢琴前,坐着一个体态微胖的男人,时而还会唱几句——初看春花红,转眼已成冬,匆匆,匆匆,一年容易又到头,韶光逝去无影踪。他的声音沙哑,听起来就是老烟嗓,但是,很有沧桑感。有几个小姑娘是他的歌迷,经常会端上一杯红酒送他。他不语,报以微笑,继而还唱他喜欢的歌。除了胡德夫,他还会在雨天里唱陈升的

    中外文摘 2015年4期2015-11-22

  • 小酒馆里的大师——海明威:不是在写作,就是在去往酒馆的路上
    吴越咖啡馆、小酒馆、无聊的星期天、北欧漫长的黑夜……伏尔泰、毕加索、海明威、福楼拜、乔伊斯,无数文艺巨星在这里升起。那些散淡的下午、酗酒的夜晚、炉火旁寂寞的深夜、女主人缓缓开启的文化沙龙,时光催生着艺术的火花,无聊的人们,成就了他们的艺术王国……小酒馆里的大师们:村上春树、王尔德、乔伊斯、海明威20世纪的精彩物事,有一半是在小酒馆里完成的。小酒馆留存着一个时代私人生活的气息,娼妓、作家、流浪汉都在这里想入非非,满脑子的出人投地野心,表现出来的却是放浪形骸。

    齐鲁周刊 2014年5期2015-02-11

  • 来自尘世的你
    只在深夜前来,小酒馆的门早早为你打开。一轮明月,你我二人,把酒言欢,秉烛夜谈。我喜欢你低头拾杯的样子,喜欢你眉飞色舞地讲故事的样子……那夜大雪纷飞,你冒雪赶来,我特意为你备了一壶温酒。你温柔地抚上我柔顺的青丝,哀伤地凝望着我,然后转身离去,一张被折叠起来的白纸掉在了地上。我缓缓打开纸张,目光落在正中央的那两行字: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左下角还写着四个字:仓央嘉措。顿时眼里温热的水滴夺眶而出。原来你竟是那位身份尊贵的西藏之王。随后的十多天里,我再也

    意林 2014年8期2014-05-10

  • 小酒馆
    念那家不知名的小酒馆和那位忘了问姓名的蒙古族汉子——题 记沿街的店铺都已关张只有这家的酒字小灯笼红润着一袭长袖般幽深的胡同阑珊的月色洒在柴扉一样的门脸上 仿佛忠于职守的值更老头一声声道着平安 吉祥昏黄的灯火温暖视线的那一刻眼前忽然闪过林冲沽酒的风雪夜牧童遥指的杏花村 还有武松喝了十八碗的透瓶香大块手抓羊肉 朝天辣子 先生不怕辣——啊店小二悠长的吆喝晃进后院 我看见一位黑脸汉子在长桌的一角自斟自酌那眉眼好像从未见过面的熟悉的老街坊喝着喝着汉子唱起了天苍苍野茫

    民族文学 2009年10期2009-10-22

  • 小酒馆文化衰落令英国人担忧
    “没去过英国的小酒馆,你就没有看到真正的英国”,在关于英国旅游的小册子中经常能找到这样的忠告。去小酒馆对那些想要领略英国生活和文化核心部分的人是一种行为准则。然而,一组比麦芽啤酒冰冷得多的数字频繁出现在近期英国的各类媒体上。自2008年预算发布以来,英国已有2546个传统酒馆关闭,2万人因此失业,在现存的5.75万个传统酒馆中,以每周6个永久性打烊的速度继续衰减着,全英酒馆的啤酒销售量已跌到40年以来的新低……对那些已经被传统酒馆的酒香熏陶了近2000年的

    环球时报 2009-06-122009-06-12

  • 刀这天,林老头小酒馆里的生意不错,当他送走最后一拨客人时,天色已经全黑了。他正准备关门打烊,街口拐角处却闪出一个人影,径直奔小酒馆而来。当林老头看清来人是谁时,恨不得扇自己一耳光,暗忖自己手脚怎么不麻利点儿,让吴四这个瘟神上了门。吴四是出了名的二流子,他在林老头的酒馆里喝酒,十回有九回都是赊账。林老头知道,这赊出去的账和泼出去的水差不多,是收不回来的,但又惹不起吴四,只得尽量敷衍。“真不巧,今天客人挺多的,酒菜都卖完了,要不你去别家看看?”林老头堵在门口,

    小小说月刊·下半月 2009年11期2009-05-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