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滚世界的“女战士”

2017-11-27 20:08
人物 2017年11期
关键词:斯奈德女战士博茨瓦纳

皮衣、皮裤、铆钉、铁链……这是博茨瓦纳女摇滚迷们的统一装扮。她们像一阵黑色旋风涌进演出现场,尖叫、呐喊、狂跳、高唱,完全沉浸在轰鸣的乐队演出之中,那些抱着孩子喂奶、洗衣做饭、穿着制服上班的乏味生活,一下被抛之脑后。

如今经济地位居非洲第二的博茨瓦纳依然深受男权主义的控制。做个贤妻良母是对女性的唯一期待。在南非摄影师保罗·希卡利斯(Paul Shiakallis)的摄影项目“皮衣武装,解缚心灵”(Leathered Skins, Unchained Hearts)中,这些博茨瓦纳妇女在主张反叛的摇滚世界里找到了自己的栖居地,她们不再甘愿当男人的附属品,而要成为自己的queen。

班特尔·苏达·拉莫特斯桑

Bontle Sodah Ramotsietsane

班特尔为了接受拍摄,向男朋友撒谎和朋友出去玩。正当拍摄进行时,尾随而来的男友冲上前来,扯着她的脖子威胁要杀了她。这个男人因为拍摄没有征得他同意而感到生气。勇敢的班特尔最终坚持在生气的男朋友面前拍摄完。拍摄结束,摄影师给她一点钱买酒喝,好让她可以麻木地面对她的男朋友。

宝娜·黛比·超能力

Baone Debbie Superpower

黛比从10岁开始听摇滚音乐,她是一个教会牧师的女儿。拍摄的时候,她的妹妹们躲在隔壁房间, 她们不喜欢摇滚,不想成为拍摄的一部分。她的父亲走进屋子时,看向黛比的眼神中满是失望。他问摄影师为什么未经他的许可就在家里拍摄,摄影师向他道歉并提出离开,但黛比告诉父亲,她真的想要拍照。拍摄这张照片时,博茨瓦纳高温45度,穿着短裤的摄影师抱怨着这该死的天气,而穿着皮衣皮裤、流了一身汗的黛比没有任何怨言。

弗洛拉·迪伦和她的儿子比松

Florah Dylon & Bison

弗洛拉是摄影师镜头里最年轻的摇滚迷。镇上几乎所有演出她都会参加。为了躲避摄影师的拍摄,弗洛拉把摄影师骗得团团转,三番五次地换见面的地点,让摄影师等了一个又一个小时,最后还是没有出现。她不信任摄影师,直到她在网上看到摄影师发出来的其他照片才接受拍摄。照片里的弗洛拉只有19岁,他的儿子刚出生不久。

斯奈德

Snyder

斯奈德想成为一名歌手。她喜欢流行摇滚,比如艾薇儿。因为酗酒,她失去了美好的嗓音,错过了几个成为乐队歌手的机会。她从此戒酒。斯奈德不爱穿厚重的皮衣,更喜欢闪亮的假皮衣。她的父母非常严格和保守,当她读完高中,父母就把她踢出家门找工作。她生活艰难,但非常善良。

萨米·圣地亚哥·纽斯特

Samie Santiago Newsted

萨米的叔叔和表兄弟早在上个世纪70年代就是摇滚青年,她受他们的影响也喜欢上了摇滚。她不喜欢穿厚重的皮衣,更喜欢休闲的T恤和牛仔裤。萨米是博茨瓦纳人,但她和丈夫、孩子在英国生活。她在一次回博茨瓦纳的烤肉野餐派对上遇见了摄影师。照片的背景是萨米家杂草丛生的花园。

西拉

Sierra

西拉穿得很多,显得非常臃肿,这在摇滚迷里并不常见,大家更喜欢简单的装束。拍摄完這张照片的2个月后,西拉在脸书上攻击摇滚,她声称为此染上了酒瘾,患上了抑郁症。其他摇滚迷谴责她控制不好自己的生活。如今她加入教会,成了一个重生的基督徒,不再穿皮衣皮裤。

猜你喜欢
斯奈德女战士博茨瓦纳
巨型钻石
博茨瓦纳——诗人的国度
共话长征忆昔年
那个微笑点亮生命
“懦弱”的纳粹士兵
生态女性主义视阈下《格林利夫》中的梅太太形象
密西根州州长第六次率团访华首度携手底特律市市长聚焦汽车创新与底特律复兴
空间性、时间性与栖居:论加里·斯奈德的非美国、非史诗巨作
冰雪女王
冰雪女王